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- 网站地图
当前位置:主页 > 娱乐 > 正文

毕赣:我一点也不文艺

时间:2019-05-04 06:18 来源:网络 作者:121117 阅读:


  由毕赣自编自导,汤唯、黄觉、李鸿其、陈永忠、张艾嘉等主演的电影《地球最后的夜晚》于2018年的最后一天在全国公映,影片公映三天票房已收获2.77亿。影片讲述了一个中年男人重回贵州故乡,开始一段寻找12年前恋人的故事。最开始导演在写剧本的时候借用了一个黑色电影的框架,其中包括悬疑、凶杀等元素,在类型上完成度很高,但之后导演打破了这种类型叙事,将现实与过去,真实与梦境相互交织,最引人瞩目的是其中有一段长达60分钟的3D长镜头,令人目眩神迷。导演毕赣希望观众在欣赏影片时,能够“感觉到后面那部分多么轻巧,就像梦一样轻盈。”

  与那部惊艳的处女作《路边野餐》一样,该片也选择在毕赣家乡凯里拍摄。被问及有没有打算拍一个“故乡三部曲”的计划?毕赣答道:“听起来一点也不酷,算了吧。”在拍完这部电影之后,毕赣说,通过两部电影,自己的问题已经解决完了,没有再多余的东西要写,“如果要写剧本的话,开始要思考的问题,慢慢会不断地变化,可能就是关于其他的事,肯定不是关于自己的事情了。”新京报记者专访导演毕赣,解析影片创作的幕后故事。

  导 演 谈

  新京报:因为你前两部电影都是以凯里为背景创作的,有没有想创造一个凯里三部曲?或者故乡三部曲?

  毕赣:听起来一点也不酷。算了吧,不想,不酷。

  新京报:听说你好像现在也不怎么写诗了?

  毕赣:是没时间,每天都在这样上班。没时间,跟喜不喜欢没关系。写诗是一个闲情的事情。

  新京报:因为你拍的这两部电影都是很文艺的,平时生活中你是一个很文艺的人吗?

  毕赣:一点也不文艺,我确实喜欢文学、喜欢艺术。文艺感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?只有把它定义准确了,我才能分辨我是不是。

  新京报:你最近在电影院看的电影是什么?

  毕赣:我这么回忆都想不到,我最近去电影院是什么时候?最近都没有看电影,都在忙。我有时间就想打打游戏,王者荣耀,我连电影都不想看。

  新京报:2018最后一天你会自己去影院度过这个时刻吗?

  毕赣:我买不到票。

  3D长镜头

  并非挑战难度大就是好电影

  电影上映之前,被讨论最多的是片中那段长达60分钟的3D长镜头。影片大概放到1小时10分左右,黄觉饰演的罗纮武来到一家破旧的电影院,戴上3D眼镜,片名《地球最后的夜晚》出现,60分钟的3D长镜头开始,观众跟随黄觉的视角开启了一段梦幻之旅……其实这种形式在毕赣处女作《路边野餐》中就已经尝试过了,当时是一个42分钟的长镜头。这次无论是在时长还是拍摄难度上都有了很大升级。

  这段长镜头先是排练了3次,之后实拍了5次,过程中总是因为技术、表演上等各种问题失败,在拍到倒数第二次的时候有了一个可以过的OK条,最后又保了一条。

  长镜头中,毕赣做了一个很大胆的处理:有一处打台球的段落,黄觉让一个小混混把台球打进去,如果那个小混混没有将球打进去,那么整个长镜头将前功尽弃。但对于毕赣来说,他挺喜欢在一个严谨的东西里面放一些危机感,“看起来挺不负责任的,万一他打不进呢?但我就觉得,所有人都会担忧那个时刻,包括演员本身,这样才会提醒他们一切都有可能发生,才会让他们沉醉在其中。”其实毕赣对饰演小混混的演员很熟悉,他本身打台球就非常好,“他肯定是好到每次都能打进,我才敢放进去,放进去又可以吓吓大家,这不挺好的嘛。”对毕赣来说,电影并不是因为挑战难度大才是一部好电影,“电影不是奥林匹克竞赛,我反而希望观众在看这部电影时,能感觉到后面那部分多么轻巧,就像梦一样轻盈。”

  即兴表演

  李鸿其连苹果核都吃了

  2015年的金马奖上,毕赣凭借《路边野餐》拿下了最佳新导演,李鸿其凭借《醉·生梦死》摘得最佳男配角,两位金马“宠儿”在之后的金马酒会上结缘。李鸿其为了“白猫”这个角色苦学贵州方言,在贵州拍了两个月戏,但最后成片中仅有可怜的4场戏,学的贵州方言也基本没派上用场。片中和他有同样命运的是毕赣的小姑爹,《路边野餐》男主角陈永忠,成片中也只剩4场戏,两人之间经常开玩笑:“冤冤相报何时了,我们只有4场戏。”不过,李鸿其从来没有问过导演,为什么剪掉这么多戏。“鸿其不关心戏份多或者少,他关心的是这部电影好不好,以及自己在这部电影中的表现是不是一个最佳状态。这两点都符合鸿其的想象,”毕赣认为他和李鸿其之间不用说太多,这是男人与男人之间的默契。片中有一场李鸿其即兴吃苹果的长镜头,流着泪大口大口地啃苹果,没有台词。毕赣说,最有默契的是,一般人吃到一半就丢了,但是“鸿其把整个苹果核全部吃完了,这让我觉得很动容。”

  致敬经典

  受到了不少好电影的滋养

(责任编辑:admin)

推荐内容